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

tw
或來電(02)2705-5066

經典哲學名著導讀
004

柏拉圖與
《理想國》
Routledge philosophy guidebook to
Plato and the Republic

尼可拉斯•帕帕斯 著
朱清華 譯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再版序

再版序

我是十年前開始寫這本導讀的。毫不懷疑,完成一本關於柏拉圖︽理想國︾的讀物,會花

費我大量時間與心血。當這本書印刷出來,我試圖把它用在課堂上時,開始注意到它的缺陷。

同時,書評、同事和學生的評論也提出了需要修改之處。很高興有機會對之進行改正,不用再
為這些錯誤感到遺憾。

從第一版到第二版的許多改變都是不引人注意的。有時是一個詞的錯誤,有的地方論證需

要一句話解釋。細心的讀者會發現,更多的是,文中某處一段話被加上或者刪除。這些改變是
為了消除錯誤,並改善書的風格和可讀性。

有時一個新的註解出現不止一次,例如對衛國者的本質所做的一些思考。我強調︵以前沒

有︶,柏拉圖將城邦的統治者擬作狗,是為了說明一個事實,民主制製造出來的動物不能恰當

地說是自然的還是人工的。一個僅僅建立在習俗或者人工基礎上的城邦必定會毀壞,就像色拉

敘馬霍斯︵ Thrasymachus
︶所說的,因為它的道德前提和人的本質對立。馴養狗向柏拉圖指出
了一個跨越自然過程和文化價值裂隙的橋梁,以便社會不被瓦解,而自然法則能夠接受它。

最明顯的改變是本書的最後一部分,在這幾章提出了一些貫串︽理想國︾的論題,論述

太廣泛以致不能適用。第十章關於柏拉圖的倫理學和政治學不再包含它在城邦和靈魂之間類比

的討論,其包含兩個新的論述,一個是關於柏拉圖的家長式統治,另一個是關於︽理想國︾的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柏拉圖與《理想國》 

理性擴展定義。後者使得︽理想國︾的兩個心理學正義的討論比以前更密切關聯。第四卷是一

方面,第八、九卷是從另一個方面對靈魂的狀態進行考察,柏拉圖將之也等同於倫理行為和幸

福,而其基礎是對靈魂的籌算部分有顯著不同的概念。有時我在第四卷的討論中提到了後面,

有時在第八、九卷的討論中又回顧了前面;但是沒有一個處理方式真正關注︽理想國︾行文中
的理性結果。在第十章新增的部分彌補了這個空白。

第十二章關於柏拉圖對詩歌的對待方式同樣也包含兩個部分。一部分總結柏拉圖關於美的

理論,思考他為何如此高度地頌揚美而鄙視藝術;另外一部分超出了︽理想國︾,說明亞里斯

多德反對柏拉圖而為詩歌辯護。我尤其請讀者注意前者。美是柏拉圖喜愛的一個相的例子。讀

者首先遭遇到︽理想國︾對詩歌以及其他藝術形式的抨擊,這可能對反對它們使我們想到的簡

單化的柏拉圖有用,那種簡單化的柏拉圖,使一個清教徒和吹毛求疵的傢伙,同時保留著對美
的深切而持續的愛慕。

教授的
David Weissman

我很自豪地稱紐約城市大學是我們的學術之家,並樂於感謝它。沒有學院的休假制度支持
和研究哲學的同事的思想支持,我就不能完成第二版。 Michael Levin

批評我已經努力吸收。 John Greenwood
和 Claudine Verheggen
教授與我的交談,以非常廣泛的方
式激發了我的思想,以致我無法指出我的哪個論點來自他們;他們也將發現他們在本書中的影

響。

Shontanu Basu


Joseph Brown


Amalia Rosenblum

,因為我記住了他們在
Stephen Sykes

在城市大學我有太多優秀的哲學學生,在此無法全部列出他們的名字,但直接映入腦海的
名字有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再版序

課堂上的論點,我在書的頁邊記下需要改變的觀點。我與

的通信探討了大量或大
Albert Weeks

或小的修改,我很高興有此機會感謝他。另外,我必須提及的是,紐約猶太大學的 Ruth Bevan
教授以及她出色的政治科學優等班上的一些學生。在修改第二版的時候,我與這些學生就︽理

想國︾進行了討論,並且極受益於他們的回答。第十章關於柏拉圖的家長制作風那部分,就是
來自這次討論。

我讀到對本導讀的每篇書評都教給了我一些東西。不過在對其他人心懷敬意的同時,我想

單獨指出 Susan Sauvé Meyer
在︽心靈︾︵ Mind
︶中的書評,雖然嚴厲卻不失公允。我已經努力
用本版的一些改變來答覆這些批評,也同樣處理了其他讀者的擔憂、疑問和抱怨。我的答覆不

認為我值得受邀寫關於︽理想國︾的
Jonathan Wolff

甚明顯,不過,此處或彼處的一個說明性段落,一個收回的假設,一個論述的調整,都表明我
聽到了批評的聲音,並把它們放在心裡了。
我寫本書主要是因為導讀叢書的編輯

導讀,並在他不斷的鼓勵下完成了此書。我早就應該感謝 Jonathan
了 ─
要感謝他的地方太多
太多。把柏拉圖的︽理想國︾介紹給讀者,加入這一悠久的傳統,對我來說,是一項難以估量
的殊榮。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初版序

初版序

為什麼又寫一部對︽理想國︾介紹的書,或者說,為什麼寫這樣的介紹?柏拉圖不藉助任

何幫助就能吸引沒有基礎的讀者。他生動的戲劇化對話,經常敏捷地遊走於世俗現象和形上學

意義之間,他態度嚴肅地對待知識、道德、社會和死亡問題 ─
所有這些都以令讀者難忘的輕
盈散文寫出 ─
這已使他成為歐洲歷史上最被廣泛閱讀的哲學家之一。
不過柏拉圖的對話風格雖然吸引人,但是,當讀者要想對它覆蓋的領域獲得一個概要的把

握,或者對其中某一點的關注細緻程度超出一個對話所允許的範圍,或要分離出討論的諸多前

提以發現是哪些在起作用,或要找出對其一個論點柏拉圖不同的論述方式並發現每次重述所得

到的結論時,柏拉圖的對話風格都很少給出結果。在柏拉圖冗長的對話中,重要的問題出現而

後消失:柏拉圖提出這一點僅僅為了偏離到另外一點去,或僅僅為了使他的論述更為詳盡。最

後,起初的那個問題又重新出現了,但是已經被變形和偽裝起來。那些對對話的轉承感到迷惑

的讀者,可能希望柏拉圖就對話中的這些論點寫一些論文,雖則平淡乏味,但會更清晰,如果
必要,也可更長一些。

我希望本書能夠作這樣一個導讀。我大都緊密地追隨柏拉圖自己對觀點的論述。在每一

點上我都先講清楚柏拉圖的立場,然後再來分析、批評或者展開它。︵我只是在討論第五至七

卷的時候離開了柏拉圖的說明順序,首先概述了政治理論,然後專門討論形上學。︶本書大部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柏拉圖與《理想國》 

分︵第二部分︶是對文本的解釋,並且中間停頓下來作進一步的討論。後面的幾章常常回到前

面相關的章節,以便把同一主題的不同處理方式聯結成一個整體。為了同一目的,我標出了

在︽理想國︾中我認為是基礎的前提或假設,並標識上號碼1、2等。這樣做一則是為了我能

夠簡便地提到柏拉圖的重要論點,二則也是為了使讀者能夠發現︽理想國︾起先幾卷的論述步

驟,以及它們在後面幾卷中的作用。最後,結尾三章回到一些一般性的問題,它們來自對︽理

想國︾的整體討論。它們過於簡短,但又不得不如此,只有這樣才不至於變成另一本書。但作
為對這些問題的初步涉及,它們顯示了如何通覽整個對話。

除了展示出︽理想國︾的總體架構,我還強調了它與日常觀念關係的複雜性。人們極容易

陷入這樣的看法,認為柏拉圖是提倡彼岸理想的理念原型︵或模型︶的哲學家,因此,在政治

學上是個烏托邦主義者,在倫理學上是與其世俗形式完全無關的一種﹁正義﹂鼓吹者。但︽理

想國︾的論述不但要使未受過哲學訓練的讀者明白曉暢,同時也提供了一個拋開了日常觀念的

理論推理視角。這種雙重目標在對話中造成了一個有成效的張力,這一點無論是在第一卷中從

一種對正義的行為定義轉向一種內在定義,還是在第四卷中力圖把德性心理學解釋適用於日常

變化,或者是在第五卷把哲學家同其他公認的知識愛好者相互區別,都可以顯明地發現。這個

張力在︽理想國︾關於理性的本質矛盾中尤其引人注目︵特別是在第九卷︶;但這也表現在蘇

格拉底一再重複的雙重論述策略中,他對一個觀點進行理論確證,同時使非哲學家也能明白。

柏拉圖當然達到了否認日常經驗價值的結論,但是如果他不是富有成效地從日常經驗中激發出
它們的話,這些結論也不能保留其力量。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初版序

在本書的寫作中,我首先受到了

的︽柏拉圖的︿理想國﹀導論︾和
Julia Annas

Nicholas

的︽柏拉圖的︿理想國﹀手冊︾的指導。了解這些優秀著作的讀者會發現我從中廣泛地
White
汲取了營養。除此之外, Cross
和 Woozley
關於︽理想國︾的著作,對我觀點的形成有很大影
響。

為了保持一種直接的和不勉強的表達方式,我省略了傳統的參考文獻部分,雖然我本來應

該聲明,在寫作本書中,我對這些參考文獻在知識上的欠負極大。對這些參考文獻的一種非正

式的替代是,我在每章的結尾都給出了一個對本章說明最有影響的書和文章的簡短目錄。讓讀

者先看到這些文獻,以超出我所談論的東西,我認為這是最好的地方。本書的文獻目錄同樣也

是為了這兩個目的 ─
標出我所倚賴最多的文獻來源,指導讀者自己進一步探索。我相信,此
處列出的作者會發現我的處理受到他們的薰陶之處。

所有對︽理想國︾的引用均出自
的譯本︵紐約:基礎書籍, 1968
︶。我僅在
Allan
Bloom
關於﹁理性﹂︵ reason
︶和柏拉圖的﹁相﹂︵ Forms
︶之討論中未採取他的用法,對前者他不常
這樣用,對後者他根本未用。

我對兩個機構深表謝忱。我在計畫這本書時還在 Hollins
大學任教,它慷慨地支持我寫作本
書的初稿。然後我轉去紐約城市大學,在此處對手稿進行修改;對它在我準備本書時所提供的
物質支持表示感謝。

其他應感謝之人也幾乎難以計數。 Cyrus Banning
對我的影響無以言喻,在他的指導下我
開始讀︽理想國︾。 Eugen Kullmann
、 William McCulloh
、 Martha Nussbaum
、 Steven Strange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柏拉圖與《理想國》 10

給我長期的指導,對此感謝難以言表。我希望以此書讚揚我的老師
Donald Morrison

Stanley

,因為他,我對什麼是哲學理論,需要怎樣以及不應怎樣獲得了最深的體會。 Hollins

Cavell
學的同事在我完成這個項目中給予我的建議和對我的幫助超出了他們的想像,由此本書才得以

面世。感謝



,雖然我離開了 Hollins
,他
John
Cunningham
Peter
Fosl
Allie
Frazier
Brian
Seitz
們的指點卻以各種方式留在本書的每一頁上。我對 Michael Pakaluk
也深為感激,他讀了很大篇

Jennife Norton

幅的初稿,不但使我免於許多錯誤,而且對我指出如何論述會更好。還要感謝我在 Hollins
和城
對本書的貢獻,不過我還可以輕易
Caroline Smith

市大學的學生們。我僅指出
說出其他很多學生的名字。

。在過去的兩年裡,她在各個方面給予
Barbara Friedman

我對我的父母有無盡的感謝,把此書獻給他們,他們使我受到教育,在我寫作本書時他們
給我以莫大鼓勵。最後,感謝我的妻子
我幫助,閱讀草稿並且和我討論。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11 譯者序

譯者序

柏拉圖是西方哲學史的鼻祖,他的思想在西方哲學史上的地位,相當於孔子在中國思想

中的地位。懷特海說過一句大家耳熟能詳的話:﹁全部西方哲學傳統都是對柏拉圖的一系列注

腳。﹂這句話可以為上面那句話作注腳。然而,這句話看起來很誇張,實際上並沒有達到人們

想的那種程度。柏拉圖的思想實質確實一直滲透到西方思想的血脈中,從未斷絕。即使現代以

來解構西方哲學和形上學的努力,又何嘗不是以柏拉圖的思想為對照。相對他以前的哲人,柏

拉圖著述頗豐,幾十篇對話著作歷經兩千餘年流傳下來,尤其可以作為柏拉圖思想的代表作,

當屬這部︽理想國︾。雖然一般而言,他的思想被分為早、中、晚三個時期,每個時期的思想

都有自己的特點,有發展,有變化。但是,一般被標誌為﹁柏拉圖思想﹂的,仍然當推他中期

思想,其中最重要的著作就是︽理想國︾。和︽理想國︾同一時期的其他著作都沒有這本書這

樣全面地展現其思想。︽理想國︾集柏拉圖的政治學、倫理學、本體論和認識論於一體,並以

他的本體論 ─
相論 ─
作為基本原理,把這幾個方面貫連起來。除了這幾個方面,柏拉圖在
︽理想國︾中甚至還探討了兒童的教育計畫乃至詩和美學問題,可謂洋洋大觀,美不勝收。

不過,這樣一部著作按照常理推斷也不應該是一目十行的閱讀就可以把美景盡收眼底的。

確實,︽理想國︾不是一部容易讀懂的著作。開頭部分類似朋友的閒聊,人們可以較為輕鬆地

跟上,但是它只是一個序幕,漸漸把人誘入最深奧的形上學殿堂。中間極其晦澀的相論和辯證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柏拉圖與《理想國》 12

法往往使人百思難解。結尾部分是一個神話故事,它通俗易懂,讀者可輕鬆明白,彷彿穿越了

晦暗茂密的叢林,來到草地上安歇。但是人們對叢林裡面的路徑仍然迷惑,雖然穿過了它,仍

然驚疑不定。就連人們最津津樂道的︽理想國︾三個比喻也不能完全地給人們以安慰。這三個

比喻 ─
﹁太陽比喻﹂、﹁線段比喻﹂、﹁洞穴比喻﹂,給了讀者理解柏拉圖的相論以及以此
為基礎的倫理學和政治學一條線索,但就連這些試圖解釋相論的比喻自身都是那麼模糊,它們

給人的大都是一種詩意的甚至是神祕的暗示,而不是直接的陳述。尼可拉斯 帕
•帕斯的這本書
為讀者提供了一個穿越這片叢林的路標。

就像帕帕斯在自序中所表明的,他的這部導讀大致根據︽理想國︾自身的結構和順序進行

介紹和解釋,除了對第五至七卷的形上學和認識論單獨提出著重闡釋︵第七章︶外,皆按照柏

拉圖對話的順序進行說明和解釋,有利於剛剛涉足柏拉圖哲學以及要對︽理想國︾初步涉獵的

讀者達到自己的閱讀目標。這個導讀把對話的每個階段都指示了出來,不但對大的轉承關係作

了說明,而且對每個階段包括的問題也一一點出加以解釋。至於那些對柏拉圖的敘述中錯綜複
雜的問題感到迷茫的讀者,提供了詳盡的指引。

同時,本書對研究柏拉圖的專家也不無裨益。作者在各個問題上都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並且在每一章的末尾都為欲進一步研究者列出了研讀書目。對那些為柏拉圖思想深深吸引,

卻苦於其對話風格的散漫和過於詩意而缺乏現代論文的論證者,這部導讀也可以作為研究方法

的示範。就正義這個具體的問題而言,帕帕斯注意到,柏拉圖雖然在引入國家的正義這個題目

的時候,貌似把它作為靈魂中正義的﹁大寫﹂,為了更清楚地看清靈魂中的正義而提出來的。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13 譯者序

但是,實際上我們看到,城邦中的正義絕不只是具有類比意義。因為,在後面的對話進展中,

柏拉圖一直把城邦作為自己的題目。這說明,對靈魂的正義和城邦的正義都是柏拉圖認真考慮

的論題。如何理解起初柏拉圖引入城邦的正義和後來實際的討論所造成的印象差異?帕帕斯指

出,論述目標的分離實際是︽理想國︾的特點︵第五章︶。柏拉圖提出了兩個舉足輕重的題

目,任何一個都對人正義的生存非同小可。所以,任何一個題目都不只是作為另一個題目的陪

襯而出現。帕帕斯還看到,柏拉圖在尋求理想的正義時,並沒有完全拋開現實中的正義觀念,

或者說是日常的正義觀。擁有理想正義的人,他的靈魂必然是有秩序地運行,是一個和諧的整

體:其中欲望部分具有節制的美德,激情部分具有勇敢的美德,而理智部分具有智慧,整體而

言協調一致,符合理想的正義。由於遵循傳統的道德觀念而具有日常所謂的正義美德之人,例

如克法洛斯,雖然從外在的行為上來看也是正義的,但是他並不真正懂得正義自身,沒有把握

關於正義相的知識。所以,嚴格地說,也不能說是正義的。不過,柏拉圖在把哲學理論和日常

觀念如此分裂開來之後,隨後又縫合了這個裂隙。因為柏拉圖指出,一個靈魂具有正義的結構

之人在俗世最大的報酬就是幸福,正義的靈魂是最幸福的靈魂。而一個實踐日常的正義的人是

幸福的。這種幸福不只是精神上的良心安慰,而是事實上的日常幸福。在這兒,柏拉圖努力使

他的正義觀念和幸福觀念符合世俗的標準,最大可能地在理想國和現實國度之間架設起可以通

達的橋梁。這也是他作為一個嚴肅的哲學家標誌。他不是對現實閉目不看,神遊天外,冥想一

種虛無縹緲的烏托邦,而是要對現實問題提出建設性的意見。作為專門的研究文獻,這個導讀
也不乏真知灼見。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柏拉圖與《理想國》 14

本書翻譯由於時間倉卒,對原文未及反覆商榷,粗疏錯誤之處在所難免,懇請專家和讀者

指正。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再版序


  錄

初版序

3

第三章
  正義是何種善?︵第一至二卷︶

第二章
  何謂正義?︵第一卷︶

第二部分
  ︽理想國︾中的討論

第一章
  柏拉圖與︽理想國︾

第一部分
  一般性介紹

譯者序

7

11

19

20

43

44

56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第四章
  城邦中的正義︵第二至四卷︶
第五章
  靈魂中的正義︵第四卷︶
第六章
  激進的政治學︵第五至七卷︶
第七章
  形上學和認識論︵第五至七卷︶
第八章
  靈魂和城邦中的非正義︵第八至九卷︶
第九章
  藝術和不道德︵第十卷︶

第三部分
  一般性問題
第十章
  柏拉圖的倫理學和政治學
第十一章
  柏拉圖的形上學和認識論
第十二章
  柏拉圖對詩歌的濫用和使用

註釋

78

204 187 154 125 105

221

251 241 222

269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參考文獻

中英譯名對照
282

271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第一部分
  一般性介紹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柏拉圖與《理想國》 20

第一章
  柏拉圖與︽理想國︾

柏拉圖的生平
雅典黃金時代的結束

柏拉圖在︽理想國︾中描述自己的理想城邦時,對他所預觀到的未來,幾乎是採用了一種

鄉愁的懷戀口氣。雖然和他自己所生長的城邦相比,他描述的城邦表現出非常不同的特性,我

們仍然可以發現,在柏拉圖所希望的完美社會中包含了一些東西,他認為這些東西在他童年時

期仍繁榮的雅典已經喪失了。柏拉圖於西元前四二七年誕生在一個貴族家庭,他必然逐漸意識

到了雅典文化的黃金時代最後時刻的政治環境。這個黃金時代是從西元前五世紀希臘城邦對波

斯戰爭的勝利後開始的。但即便是在柏拉圖剛剛開始意識到雅典繁榮的時候,它也已經將要消

失了。在柏拉圖出生前幾年,雅典和它的盟友陷入了與斯巴達及其聯盟相互毀滅的伯羅奔尼撒

戰爭。這場戰爭揮霍了雅典的威信以及它自五十年前結束波斯戰爭以來所積累的財富。

在戰爭開始時,雅典人非常自信會取得勝利,即使是反對戰爭者也認為,它最壞不過是

對昔日盟友的不正義行動,而不是像後來證明的那樣,這是雅典光榮的結束。起先,戰爭似乎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21 第一章 柏拉圖與《理想國》

只是一個摩擦。當柏拉圖五歲時,雅典與斯巴達進入休戰狀態,稱為﹁尼西亞和平﹂,樂觀的

雅典人認為最壞的時期已經過去了。但在六至七年的謀畫後,當雅典開始毀滅性的西西里遠征

時,西元前四一五年爆發的戰爭被重新引發。兩年後 ─
柏拉圖十四歲 ─
消息傳來,雅典強
大的軍團已經在戰爭中毀滅,同時喪失的還有對斯巴達在海軍上的優勢。伯羅奔尼撒戰爭又持

續了將近十年,才以雅典的投降結束,但自從西西里潰敗之後,大多數雅典人即知,他們已經
沒有獲勝的機會了。

流傳下來最真切地反映這個時期事件的雅典文獻,即阿里斯托芬的喜劇,在西西里之後染

上了一種新的痛苦色彩,表明雅典人在戰爭之後觀念已經發生了轉變。雖然劇作家阿里斯托芬

剛開始是出於反對戰爭的意圖而諷刺雅典人的生活,但是這些喜劇仍然在讚美城邦的活力;在

西西里遠征之後,阿里斯托芬寫了︽鳥︾,表達了從人的生活中逃避到一種更好的生活中之願

望,不過仍然在批評雅典人可能增長的一種盛氣凌人的自負。在︽鳥︾之後有了反對戰爭的喜

劇︽利西翠妲︾︵ Lysistrata
︶,暗示出阿里斯托芬甚至已經放棄了對體面失敗的希望。

柏拉圖和蘇格拉底

柏拉圖可能帶著這樣的願望到了成年:他要為自己的城邦尋找一種比現狀更好的政治規

劃,如有必要,就強制雅典實施它。在這種精神鼓舞下,他開始參加了與蘇格拉底在市井間交
往的其他貴族青年團體。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柏拉圖與《理想國》 22

柏拉圖這時二十歲。他的叔叔卡爾米德和他母親的侄子克里底亞都已經是蘇格拉底的朋友

了。很難說柏拉圖認為自己非常緊密地被吸引進了他們的圈子;即使用那個時代非正式的標準

來說,蘇格拉底也不是那種一般意義上的教師。雖然在雅典人蜚短流長的閒話中他被稱為﹁智

者﹂,並最終與高爾吉亞、普洛泰戈拉以及︽理想國︾中的色拉敘馬霍斯混為一談,但這個名

謂在當時的意義無異於今天所說的﹁學究﹂。嚴格地說,智者是確立希臘城邦文明生活的巡遊

教師。我們對蘇格拉底在希臘文化中的作用所知甚少,或者說,我們真正具有的對蘇格拉底肖
像的顯明描畫,往往是相互矛盾的。

由於柏拉圖專注於蘇格拉底,也由於作為哲學權威,他給了我們關於蘇格拉底最持久的肖

像。他描繪的蘇格拉底和他的雅典同伴,就道德實踐和理論問題進行對話,並且狡猾地把自己

的假設插進對話中。在其他的柏拉圖對話中,蘇格拉底在複雜的倫理學和形上學理論中一步一

步地引導他毫無防守之力的對話者。然而在色諾芬的著作中,蘇格拉底局限於誇誇其談虔誠這

種德性;雖然色諾芬的蘇格拉底也像柏拉圖的一樣正直,但大半拘泥於傳統道德。

人們所知道關於蘇格拉底的第三個肖像是阿里斯托芬在其作品︽雲︾中所描繪的。這個蘇

格拉底開辦了致力於深奧形上學探索的﹁思想者之家﹂,在那兒,任何付費的學生都能學到如

何逃避債主並免遭道德懲罰的修辭伎倆。他就像柏拉圖對話中的蘇格拉底一樣神祕,但是在其
他任何方面,阿里斯托芬的蘇格拉底肖像都對柏拉圖的描述提出了挑戰。

大多數讀者從雜亂的證據中得出結論:蘇格拉底很少有自己的教條,但是他質疑其雅典同

伴的道德假設,他可能並不向他的同伴收費,並且無疑他的一些行為為他帶來一些有影響力的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23 第一章 柏拉圖與《理想國》

敵人。

如果說蘇格拉底不是典型的老師,那麼柏拉圖也不是那種典型的學生。在他遇到蘇格拉

底之前,已經吸收了其他哲學家的思想。似乎蘇格拉底首先是因為某種哲學問題的創始人而抓

住了柏拉圖的想像力;同時,蘇格拉底也是那種追問式的哲學家典型,他追隨這樣的探索,無

論這種探索會把人引向何處。對柏拉圖而言,蘇格拉底的勇氣、誠實和正直總是和他的理智德

性,尤其是他為了真理而獻身的熱情,以及當他看到所有人都不能達到那個真理時異乎尋常的

快樂,兩者重疊在一起。在蘇格拉底對哲學與道德的深刻統一,可能給了柏拉圖最持久的影
響。

許多雅典人逐漸對蘇格拉底沒有結論的提問感到懷疑,在他們看來,蘇格拉底式的提問是

一種道德懷疑論。如果說對道德懷疑論的恐懼來自一種預感 ─
那些對傳統價值質問的人會做
出任何事情,而蘇格拉底同伴的行為,印證了人們的這種預感及懷疑。其中一位是阿爾基比亞

德,他多年來被視為雅典政治上未來的希望,直到他勸說城邦進行西西里遠征;在隨後的幾年

裡,他不止一次的背叛雅典,甚至謀畫政變推翻雅典的民主制。柏拉圖的親戚,克里底亞和卡

爾米德領導一夥保守派,則最終在伯羅奔尼撒戰爭結束時︵西元前四 四
○年︶推翻了城邦的民
主制,這就是三十僭主,他們進行了為期九個月的腐敗統治。

當所有的雅典人都開始反對僭主時,經過了九個月的暴政,他們下臺了,交換條件是對這

幾個月所犯的任何罪行都予以豁免。民主制回到了雅典。但是因這個民主政府由一個寡頭團體

統治,它的正義概念淪落為報復,幾年後︵西元前三九九年︶民主政府企圖處死蘇格拉底,並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柏拉圖與《理想國》 24

真的這樣做了。出於對他和反動分子、叛徒聯繫的不信任,並厭倦了他的追問,雅典人同意了

敵人對他的指控,說蘇格拉底不相信城邦的神而引進新神,並說他腐蝕了城邦的年輕人。

當蘇格拉底喝下毒芹酒時,柏拉圖已經二十八歲了。我們可以想像,此事件與任何其他相

比,較易使柏拉圖更迫切地尋求一種建立在道德原則上,並忠實於它的政治體系。

學園

柏拉圖雖活到了八十或八十一歲,然其餘生鮮有事情可言。蘇格拉底死後,柏拉圖在麥加

拉住了一段時間,而後可能到地中海地區遊歷。他回到雅典並買了一塊地,建立了學園。更確

切地說,學園是那些已經受過教育的人作進一步研究的機構,而不是作為教育基地的現代意義

上之大學。柏拉圖的學園是歐洲世界中首座如此的文化機構。柏拉圖最著名的弟子亞里斯多德

後來也在雅典建立了自己的呂克昂學園;再晚一些,伊比鳩魯學派和早期的斯多亞學派也建立

了自己的學校。雅典作為哲學活動的中心一直保持到六世紀,直到拜占庭國王查士丁尼關閉了
所有異教的哲學學校。

更多的政治活動

直到西元前三四八年或前三四七年去世為止,柏拉圖都生活在雅典,並開辦他的學園。

在這段時間中,雅典並沒有感受到伯羅奔尼撒戰爭規模的擴大。柏拉圖去世後,希臘北方的勢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25 第一章 柏拉圖與《理想國》

力馬其頓的國王菲利普征服了大部分希臘,並結束自治城邦的時代。菲利普的兒子亞歷山大大

帝把希臘文明擴展到東方。但是柏拉圖的同代人都沒有預見到這種可能性。對這個時代有思想

的雅典人而言,他們的任務是弄明白他們在雅典乃至整個希臘所看到的一切。城邦︵ polis
,從

字面上說就是﹁城市﹂,但對希臘人而言,它是一個自足的政治單位,從而經常指﹁城市 邦

國﹂︶不再起作用了。雅典在與斯巴達的戰爭中耗費了自己的力量。西元前三七一年斯巴達也

在戰爭中輸給了底比斯人,這表明,沒有一個城邦是不可戰勝的。那麼城邦之間新的聯盟是否

應該結成泛希臘政府?每個城邦需要放棄多少自己的自主權?如果它們把自己的身分融入一個
大的團體,那麼它們內部的統治形式會是如何呢?

無疑地,柏拉圖和他的學園同伴參加了這場討論。根據古代的記載,學園稍微兼具了政治

顧問團的作用,它的成員遊歷到希臘其他城邦,幫他們改革法律。柏拉圖在學園中的兩個親密

朋友厄拉斯托和科里斯庫,就回到他們的母邦斯帕蘇,並說服其統治者採用更加自由的統治形
式。

︶告訴我
1267b22-29

城邦的規劃者曾是在希臘家喻戶曉的英雄。斯巴達將其特有的法律歸於傳說中的萊喀古
斯。雅典則歸於德拉古和梭倫。除了傳奇,亞里斯多德︵︽政治學︾,

們,米利都的希波達謨發明了城邦規劃,尤其是設計了雅典的比雷埃夫斯︵ Piraeus
︶港口。根
據亞里斯多德的考證,希波達謨是一個哲學家,是第一個非政治家而考察政府形式的人。如果

柏拉圖之前的政治理論家已經致力於具體的城邦規劃,那麼學園作為立法顧問必然早就成為一

個眾所周知的傳統。我們應當在這個傳統的背景下來閱讀︽理想國︾中新型的城邦計畫,不是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柏拉圖與《理想國》 26

把它看作一個孤獨思想者無比完美的政府夢想,而應當作為關於希臘社會未來活生生的諸多爭
論之一。

隨著到希臘城邦西西里的敘拉古遊歷,柏拉圖在後半生也以更直接但也更令人不滿意的

方式捲入了政治活動。關於他這段生平的證明來自︽第七封信︾。由於這個文件的不可靠性,

我不多講述它的內容︵如果它是真的,那麼它就是柏拉圖寫給參與敘拉古政治活動的同伴的一

封信。他們已經開始懷疑他對信中所提到的事件之關注。因此,即便是他寫了這封信,他也有

理由修飾自己的說明︶,僅僅說明柏拉圖三次訪問敘拉古就足夠了。第一次,老狄奧尼修斯是

城邦的僭主,柏拉圖會見了僭主的姻親兄長狄翁,並和他建立了持久的友誼。老狄奧尼修斯死

後,他的兒子小狄奧尼修斯繼位,狄翁寫信給柏拉圖,請求他再次到敘拉古來。當時柏拉圖已

六十歲,他寫成︽理想國︾,狄翁希望哲學家們能夠影響年輕而易塑的統治者,從而在敘拉古

建立理想城邦。但是年輕的僭主開始敵視狄翁並放逐他,柏拉圖則逃回雅典。一年後,狄奧尼

修斯寫信給柏拉圖說,他已經改變了心意。然當柏拉圖第三次前往敘拉古時,狄奧尼修斯卻仍

然沒有轉變,狄翁被刺殺,柏拉圖建立理想城邦的唯一實驗就此不體面地失敗了。

如果這個不幸確實發生過,它可以解釋柏拉圖寫了︽理想國︾之後,烏托邦思想就從他

的對話中消失了。在︽政治家︾中,柏拉圖的建議始於一個前提:每個城邦都會毀滅。如果毀

滅不可避免的話,那麼就規劃一個害處最少的城邦。︽法篇︾是柏拉圖最後的作品,它調整了

斯巴達和克立特的法律以構建最好的城邦。柏拉圖在︽理想國︾中同樣希求一種好的社會,但

是,對已經存在的東西進行改革和從關於知識和人的本質理論中規劃一個城邦,是完全不同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27 第一章 柏拉圖與《理想國》

的。

柏拉圖的對話

剛剛開始接觸柏拉圖的讀者對其對話的一些特點不會毫無感受:它們總是經常性的沒有

結論,偶爾模糊其詞,並常常暗示還有其他利害相關的題目,或者還有讀者應當進行的其他討

論。柏拉圖長期享有難以索解之名。在一定的程度上,他的對話經過反覆閱讀後會變得清楚

些,歷史信息會照亮一些幽暗的段落。但是這些對話每一篇都不同,它們有意識的文學形式使

那些即使是最有經驗的讀者對柏拉圖自己真正想說的都感到遲疑︵至少在某些地方是這樣︶。

雖然它們對那些沒有經驗的讀者很有吸引力,但這些對話確實要求有進一步的準備。

對話形式

關於柏拉圖生平的那些古代軼事雖然作為傳記不可靠,卻真實透露出柏拉圖享有長久的聲

望。其中必然有一個頗有影響的軼事是把他當作一個年輕的詩人來描述的。在西元前五世紀的

雅典,幾乎難以想像有比悲劇作家享有更高的尊崇了。根據傳聞,柏拉圖在非常年輕的時候,

有志於成為一個悲劇作家。但是當他把自己的作品給蘇格拉底看的時候,蘇格拉底逐行嘲笑了
他的詩句。柏拉圖燒毀了自己的詩,再也沒有寫過。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柏拉圖與《理想國》 28

如果這樣的衝突沒有發生,那可能也有必要偽造一個出來。因為沒有什麼比受到扼殺的文

學抱負更能解釋柏拉圖對話中有技巧的表現風格了;還有,對話中人物的生活和他們闡發的抽

象理論之間的微妙連結,也因此得到解釋。對話的語言仍然基於日常話語,但日常話語已經變

得優雅而靈巧。對話有時繞回到同一個問題,這個問題每一次重現都需依據前面的討論。對話

的參加者常常把話題扯進人們更熟悉的日常談話,只是在這些對話中,離題後還能回到原先的

問題。由於對話是在平實的場景 ─
庭院中,歡飲聚會裡,繞城漫步中,且人物也是取自日常
生活,結果,這種對話將一種思想交談帶到了高度戲劇化的藝術水準。

對話為柏拉圖的戲劇意識和他對自己戲劇家身分的意識提供了大量證據。他經常讓他的

角色使用來自舞臺的詞句以描述自己所參加的對話。參考一下︽理想國︾中的一些例子。我

們看到蘇格拉底說:﹁我像合唱隊一樣選擇︵德性和邪惡︶﹂︵ 580b
︶,他稱自己對婦女在城

邦中地位的描述是﹁婦女 戲劇﹂︵
︶,並廣泛地用﹁合唱﹂︵ 490c, 560e
︶、﹁悲劇的﹂
451c
︵ 413b, 545e
︶和﹁悲劇道具﹂︵比如服裝: 577b
︶這樣的詞來說明對話描述的世界。
雖然柏拉圖所有對話的目的都是記錄交談,不過它們的戲劇形式在程度和本質上是有差

異的。有一些是高度戲劇化的,另一些則是例行公事式地插進主要談話人的演說中。有一些對

話只表現人物的話語,而另外一些對話中,由一個角色複述整個談話。還有另外一些摻雜了這

兩種形式,將敘述包含在一個戲劇框架中。蘇格拉底在對話中占有首要地位,但在幾個對話中

︽蒂邁歐篇︾、︽智者篇︾、︽政治家篇︾中,他把這個位置讓給了另外一個哲學家;在

︽法篇︾中蘇格拉底則完全沒有出現。大部分學者認為這些對話是柏拉圖最後的幾篇對話。蘇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29 第一章 柏拉圖與《理想國》

格拉底是否在其中不重要,這是為了表明在生命的最後時期,柏拉圖已經完全放棄了再現他的
老師的思想的所有偽裝。

後一種觀點引起了另一個複雜的問題,即柏拉圖對話的年代通常畫分為四組。早期或蘇

格拉底對話表現了蘇格拉底追問自負的雅典人之道德信念。這種對話篇幅緊湊而且沒有結論,

可以︽拉克斯篇︾和︽歐緒弗羅篇︾作為典型。它們也許可以完整地再現歷史上的蘇格拉底。

接下來的是過渡性的﹁早中期﹂作品 ─
︽普洛泰戈拉篇︾、︽高爾吉亞篇︾、︽美諾篇︾、
︽歐緒德謨篇︾,它們在很大程度上和第一組相似,但是在倫理學上比蘇格拉底大大提高了。

此後是中期對話,這些對話和柏拉圖成熟的形上學觀點更為一致:︽斐多篇︾、︽會飲篇︾、

︽費德羅篇︾和︽國家篇︾,也許還有︽蒂邁歐篇︾。這幾部作品中的蘇格拉底具有以前的所

有特徵,只是不再對無知者進行盤問。他不再逼迫他的對手使之陷於混亂,而是建立了複雜的

理論,這似乎是藉由提問而達到,但這些問題非常露骨地誘導其回答者,只是從語法形式上它
們才可以被稱為是問題。

最後一組對話是四組中最為特異的,它包括︽法篇︾、︽泰阿泰德篇︾、︽智者篇︾和

︽政治家篇︾。︽斐利布篇︾和︽巴門尼德篇︾大概也屬於這一組,但是這很難說,因為這些

對話共同之處不多。它們有的提出了理論,有的只是在批判。在一些對話裡,蘇格拉底仍具有
往常的作用,但在另一些裡面則沒有。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柏拉圖與《理想國》 30

柏拉圖和希臘戲劇

不能斷定柏拉圖是由於文學抱負受挫才以對話的形式寫作。在他之前已經有好幾代的哲

學家選擇以闡述式的散文體作為表現其觀點的工具。這些哲學家關心的是宇宙的物質本質,或

者存在的本質,只是間接地提到倫理學和政治學問題。在雅典,著名的倫理學問題作者都是詩

人,尤其是劇作家。他們嶄新的戲劇風格在柏拉圖年輕的時候仍在發展中。以對話的形式寫作

哲學,對現存的雅典文化構成了挑戰,它宣稱,以往在悲劇舞臺上壯觀的布景和華麗的詞藻,

從此將是一種新型的寫作任務,不是由詩人撰寫,而是由能夠對問題進行抽象推理的人來完

成。當柏拉圖批評他那個時代的文學時,他在心中必然把對話當成了那種文學寫作方式的替代
者。

希臘悲劇在表現英雄或者神話故事時,通常都是以一個君王為中心,常常是表現這個人物

的死亡或垮臺,不論他們是否完全地或者勉強地避開了這個結局。但死亡或悲慘的結局反倒不

如悲劇情節的殘酷般更能刻畫悲劇︵悲劇情節使劇情結果看起來已注定了︶,其風格不僅注重

於展現通往悲慘事件的過程,而且也注重於表達出見證這個事件的人的悲淒。

在展開戲劇時,柏拉圖將自己和悲劇家對立起來,而和喜劇家阿里斯托芬站在一起。柏拉

圖敬重阿里斯托芬,在其︽會飲篇︾中,除蘇格拉底之外,阿里斯托芬做了一場比其他人都更

有智慧的演說,柏拉圖的對話也更使人聯想起喜劇而非悲劇。雖然有時其中也出現了死亡,但

是這些作品因為避免悲劇的表述方法,使其嚴格說來並非悲劇。柏拉圖的對話不是英雄頌出的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31 第一章 柏拉圖與《理想國》

正規詩句,而是一般雅典人的閒聊,裡面很少有情節甚或突發事件,所發生的事情也不是根據

敘述的嚴格的因果原則,而是出於交談的散漫邏輯。柏拉圖極少使自己流連於眼淚,即使是在

蘇格拉底被處死,他的朋友們為他哭泣時︵︽斐多篇︾, 117c-d
︶。對話雖然提到了眼淚,但
沒有引用那些傷心的話語。蘇格拉底責備每個哭泣的人,對話中記錄了更多的笑聲而非哭泣。

柏拉圖的︽歐緒德謨篇︾是滑稽模仿,︽普洛泰戈拉篇︾大部分也是。因此,柏拉圖可以說是

將他的對話構思成了阿里斯托芬喜劇的哲學變形,他屏棄了阿里斯托芬猥褻的反理智主義,吸

收了其詞句中的才智和對悲劇的批判,其更理想的政治世界及更普遍的期望,迄今為止在人類
社會存在的道德死亡中復活。

在柏拉圖所有的對話中,︽理想國︾清楚地描述了阿里斯托芬的最後一個題目。對話的

解釋者不能忽視其中一再出現的死亡和更生的隱喻,尤其是從洞穴或者其他地下的地方重生。

﹁高貴的謊言﹂︵ 414d-e
︶、﹁洞穴的比喻﹂︵尤其是 514a, 516a, 516d
︶,以及最後的復活神
話︵尤其是 614d
︶是這種描述和隱喻結構的明顯例子。蘇格拉底惹人注目的是關於殺嬰的古怪

言論︵於此他反覆說,不好的孩子會被留在﹁一個不可言說的和看不見的地方﹂: 460c
︶,為
此,格勞孔關於想像的古格斯故事︵ 359d
︶也把死亡等同於幽閉,並成功講述了一個從地下隱

蔽處發生的故事。

如果我們用十一個流傳下來的例子概括,阿里斯托芬的喜劇也總是講到死亡和重生的故

事,他總是特別注意使病態的或者墮落的人類欲望重新健康起來。藉由語言和囚禁的背景 ─
暗示出死亡或死亡狀態。在喜劇進程中,主角從

典型背景為一個洞穴或者其他地下處所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柏拉圖與《理想國》 32

這個地下的囚禁處被帶到外面,使之獲得新生。由於︽理想國︾的敘述結構頻繁地出現了出洞

穴、獲得新生的過程,我們至少從文學上來說,可以把柏拉圖看作是一個阿里斯托芬式的作
家。

第二個原因來自阿里斯托芬喜愛的情節。他的主角拒絕現存的社會秩序,要建立一個新的

國家,並和篡權者作戰。︽理想國︾最早的讀者可能從它憎惡現存文明,而要建立一個新城邦

中,發現了阿里斯托芬的回聲。僅僅是這些回聲就有可能暗示讀者,柏拉圖接下來描繪的不是

那種毫不容情進展的悲劇情節,他們可以期望,他要描繪的是從現有的世界中自由地逃脫。

最後,阿里斯托芬的一齣戲劇與︽理想國︾有特別的關係。在︽議會中的婦女︾

︵ Ecclesiazusae
︶這部早於︽理想國︾十五年的劇本中,阿里斯托芬想像一群婦女取得了雅典
的立法權,她們廢除了私有財產、傳統的家庭、不平等的性別角色。這些改革在阿里斯托芬手

中是受到嘲諷的,但其卻是蘇格拉底在第五卷提出的三項基本政治變革中的兩項。較少受到嘲

諷的部分,例如新城邦中不設法院、建立公共食堂等,也在柏拉圖的政治理論中找到了一席之

地。由於柏拉圖在阿里斯托芬之後呈現這些主題,故我們必須認為︽理想國︾對阿里斯托芬的

借鑑是有意識的。柏拉圖在自己的戲劇中表達自足的個體具有道德的優先,但是,喜劇所引起

的興趣和渴望,並非阿里斯托芬的喜劇中無處不在的肉體欲望,而是人類最高的渴望。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33 第一章 柏拉圖與《理想國》

︽理想國︾

也許︽理想國︾是被最多人讀過的哲學著作。它是歐洲歷史上現存最早的烏托邦體系。它

也包含著最早的心理學理論、對政府起源的第一次檢驗、第一個教育改革的提案,以及第一個
美學理論。

不過還是把這些﹁第一﹂放在一邊,因為這樣的稱讚同樣可以用於那些拙劣的努力,例如

當我們說英雄亞歷山大製造了渦輪玩具,我們在回顧的時候就稱之為第一臺蒸氣機。除了一些

孤立的洞見和假設,柏拉圖仍然有其重要性,對廣大讀者具有強大的吸引力。首先是他對現象

世界徹底的不信任;其次是,雖然如此不信任,他還要努力表明,他稱為真實的世界如何影響

了這個僅僅是現象的世界。對現象的不信任使柏拉圖成為二元論者,他不得不構造出不變而可

知的相來彌補日常事物的混亂。柏拉圖努力彌合相和事物之間的裂隙,這使他表現為一個系統

的哲學家。他的對話交織著價值問題和宇宙狀態問題,前者包括道德術語的定義、道德理論概

況、政治忠告,後者包括實在的本質、人類知識的方法論。那些最為人熟知的柏拉圖作品表達

出了他的看法:對實在本質的冷靜追尋最終會滲透入一個人的人生。我們可以說,他對哲學史

的最重要意義在於︵無論是好還是壞︶他將形上學帶入人生存的不懈努力。

︽理想國︾是典型的柏拉圖對話。它包括了對傳統上和柏拉圖的名字關聯之學說的最充

分解釋:相論、靈魂的各個部分、對詩藝的譴責,當然也有對政治變革不屈不撓的勸告。不

過,它也是柏拉圖同時期著作中完整地將形上學和倫理學問題統一起來的典型對話。在柏拉圖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柏拉圖與《理想國》 34

身上,這兩個問題從未完全分離。但在早期對話中,蘇格拉底所關心的更多是道德術語和道德

理論,而不是知識或者存在問題,這些問題最多是順便提及︵︽歐緒弗羅篇︾、︽普洛泰戈拉

篇︾︶。雖然柏拉圖後期的對話很難概括,不過可以說,它們把倫理學和形上學問題分開了,

在不同的對話中對它們分別研究︵︽斐利布篇︾是一個顯著的例外︶。︽政治家篇︾和︽法

篇︾是︽理想國︾之後討論政治問題的對話篇章,它們之中很少討論晦澀的哲學問題。這些對

話需要像︽理想國︾一樣嚴肅地閱讀,因為它們闡述的是柏拉圖的政治學理論。但是它們缺乏

︽理想國︾廣闊的視野,而正因如此,︽理想國︾在柏拉圖的著作中占有特殊的位置。

人物和場景

總體而言,︽理想國︾不似其他對話,它們更像是文學讀物。在︽理想國︾中,差不多所

有的描畫和歷史影射都在第一卷出現,其後幾乎消失。所以第一卷出現的訊息很少適用於第二

至十卷,後面的人物幾乎只有蘇格拉底、格勞孔和格勞孔的兄弟阿得曼托斯。

︽理想國︾的對話發生在西元前四二二年,此時正處於尼西亞和平時期,這個戰爭的間歇

很快地結束於西西里遠征。這時柏拉圖還是個孩子,這意味著,即使︽理想國︾對話的一些說

法確實流傳了下來,他也只能是在很久以後當大部分當事人去世之後才聽說的。︵︽理想國︾

大約寫於西元前三七五年,在對話發生之後五十年。這進一步說明對話是虛構的。︶︽會飲

篇︾和︽斐多篇︾寫在和︽理想國︾差不多同一個時期,同樣也透露給讀者,不能把它們當作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35 第一章 柏拉圖與《理想國》

事實,似乎柏拉圖有意要將他所說的和歷史上的蘇格拉底拉開距離。

在柏拉圖寫這篇對話之時即知,︽理想國︾這篇對話會被我們關於人物自身發生的事情之

認識所遮蔽。蘇格拉底當然是作為民主制的威脅而被處死了;但他好似對這個危險毫無知覺,

很高興地提議建立一個由委員會執政的城邦,其公民大多數都不參政。有時他的對話著提醒

他,公眾不會對他的想法客氣的︵如 474a
︶。這些警告使我們認識到,這篇對話和另外幾篇一
樣,其目的之一是為蘇格拉底辯護。

玻勒馬霍斯是︽理想國︾中第一個說話的人物,就像在 327c
出現,但是沒有說話的尼克拉
托斯一樣,他也將由於政治審判而被處死。三十僭主殺了這兩個人,並且在當玻勒馬霍斯、呂

西阿斯與他們的父親克法洛斯所居住的雅典港口,比雷埃夫斯成為反對民主制的中心時,玻勒

馬霍斯的兄弟呂西阿斯︵ 328b
︶被迫流亡。
克法洛斯,這個富裕的商人,在︽理想國︾中很早就出現,雖然他很快就從對話中消失。

他關於好生活的概念集中在所經營的家產之安慰上。但是我們知道,就像柏拉圖起初的聽眾應

知道的那樣,三十僭主上臺後,將會沒收家庭私有財產。值得注意的還有,克法洛斯和他的孩

子們不是公民,也不是雅典人。在雅典居住的外國人享受一些法律保護,但他們不能擁有財

產,也很少能夠成為公民。所以克法洛斯和玻勒馬霍斯雖然描繪了美好人生,但是沒有提到政

治學,作為讀者的我們亦知,政治將會使他們好生活的概念變得不合時宜。

我們可以暫下結論,柏拉圖要使︽理想國︾以倫理學的非政治學討論來開始,是為了表明

這樣的討論有其很大的局限性。即使是第一卷中第三個積極參與對話者,來自卡克冬的修辭家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柏拉圖與《理想國》 36

色拉敘馬霍斯也是如此。雖然他訴諸城邦的統治者來說明生活的規則,他的政治學觀念具有極

其諷刺的風格,只關注赤裸裸的權力,是透過生活在一個政治系統中而凌駕於它獲得的。

色拉敘馬霍斯主要是透過他在第一卷中的角色而為現代人所知。他和柏拉圖的︽高爾吉

亞篇︾中的卡利克勒,對柏拉圖所有作品中的道德觀提出了最具批判力、最無情、最有力的反

對。色拉敘馬霍斯比卡利克勒更粗魯:他侮辱蘇格拉底︵ 337a, 340d, 343a
︶,好鬥地爭論,當
被蘇格拉底擊敗後,又極其惱怒。即使如此,這個粗野的虛無主義者對道德的挑戰用了蘇格

拉底整個︽理想國︾的剩餘篇幅來回答。色拉敘馬霍斯所懂得的比他所能邏輯辯護的要多。

他畢竟是當代首要的修辭家之一。柏拉圖在︽費德羅篇︾︵ 267c
︶中對他的技巧進行了說明;
阿里斯托芬不厭其煩地嘲諷他的演講,亞里斯多德證明他是優雅韻文的發明者︵︽修辭學︾

︶。在看到書中第一卷毫不客氣地描繪一個脾氣暴躁、自負而油腔滑調的演講家背
1404a14
後,我們還可發現其中有對他相當的尊敬,把他當作蘇格拉底最困難的對手。我們也應當記

住,在︽理想國︾剩下的對話中,色拉敘馬霍斯一直留在那兒聽蘇格拉底的回答,並在第五卷

又一次說話︵ 450a-b
︶,堅持認為蘇格拉底大多是在說他自己的政治理論。柏拉圖想透過這次
對話的中斷提醒我們,色拉敘馬霍斯仍然在場傾聽,並檢驗著蘇格拉底所說的一切。

︽理想國︾的大部分,蘇格拉底是要說給格勞孔和阿得曼托斯兄弟的,他們也是柏拉圖同

父異母的兄長。阿得曼托斯試圖提出一種實用主義來反對蘇格拉底的說法,而格勞孔更樂於在

艱難的討論中追隨蘇格拉底,並贊同他。但他們的個性與第一卷中的其他人相比,幾乎完全沒

有顯現。從這方面來說,第二至十卷屬於後期對話,其中人物最多只是個名字,而第一卷要追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37 第一章 柏拉圖與《理想國》

溯到︽呂西斯篇︾、︽普洛泰戈拉篇︾和︽卡爾米德篇︾靈活熟練的刻畫。很明顯,對柏拉圖

的兄弟們而言,最重要的是:他們道德上正直,哲學上誠摯,所以,他們與蘇格拉底的爭論是
針對唱反調者而提出。

開篇句

了解這麼多之後,我們就明白柏拉圖是如何布置︽理想國︾的場景。對話的第一句話值得

我們稍作停頓。這並非因為我們要同樣仔細地閱讀整個︽理想國︾,而是因為,好好地讀懂這
一句話,柏拉圖的寫作方式會給勤奮的讀者回報:


327a

昨天,我和阿里斯同的兒子格勞孔到下面的比雷埃夫斯港去向女神獻祭;同時我也
想觀看他們如何慶祝節日,因為他們是第一次舉辦慶典。︵

﹁我到下面去﹂在希臘語中是一個詞︵ katebēn
︶,這個詞也是︽理想國︾的第一個詞。
蘇格拉底從他理智存在之地下降,以解釋他的觀點。就像對話開始的活動所揭示的那樣,暴力

的威脅總是縈繞著對話的參與者關於理想國家格調高尚的談話:當玻勒馬霍斯在慶典上看到

蘇格拉底和格勞孔時,他開玩笑地威脅他們必須留下來作為他的客人,因為他這邊的人更多

︵ 327c
︶。讓蘇格拉底不要勸說他,因為﹁我們不聽﹂。在︽理想國︾想像完美的城邦時,蘇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柏拉圖與《理想國》 38

格拉底就面對著如何使這樣一個城邦在不完美的世界上實現之問題。所以,他下去討論這個城

邦,而不是在受過訓練、意氣相投的哲學家中規劃它的細節,這表明柏拉圖要直接面對問題。

﹁我到下面去﹂也預示出了柏拉圖對話中最廣泛地為人所知的圖像 ─
在第七卷中的洞穴

比喻︵ 514a-517a
︶。人日常的生存就像被囚禁在沒有陽光洞穴中的囚徒之命運,而哲學家就
像已經從洞穴中脫離的人,來到了陽光照耀的地面。在講述這個故事之後,蘇格拉底點明了它

的寓意:哲學家必須從其他人中揀選出來,受到教育,然後迫使他們回去統治其他人。在這一

段,蘇格拉底反覆用同樣的詞﹁下去﹂、﹁下降﹂以解釋哲學家的繁瑣工作,用︽理想國︾的

開篇來說明他自己在討論場景中的出現︵ 516e, 519d, 520c
︶。柏拉圖要讓我們明白,他將藉由
困難的途徑來證明自己的城邦,不是從贊同開始解釋理論,而是從激烈的爭論開始,然後在其
中找到建立自己觀點的共同基礎。

﹁比雷埃夫斯港﹂在對話戲劇性的日子過去後不久,注定成為雅典民主勢力的中心。柏拉

圖似乎又一次使自己的工作變得困難重重,因為蘇格拉底將要說服自己的聽眾,獨裁政治不僅
比民主制要好,而且民主制實際上是第二壞的政治體系。

一般說來,比雷埃夫斯是雅典的港口,它的民眾和雅典其他地方不同。這兒有比其他地

方更多的流動商人,非公民的外邦人也高度集中,也有不少罪犯。就政治統治所要求的秩序而
言,比雷埃夫斯超常的混亂也表現了威脅一個多重功能政權的混亂。

除了比雷埃夫斯哲學眾所周知的意義,我還想補充一個已為人所知的事實,即,比雷埃夫

斯是由希波達謨奠基的。亞里斯多德認為他是探討最好的城邦本質的第一人。這個事實使對話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39 第一章 柏拉圖與《理想國》

更加清楚。柏拉圖將自己放在市政改革的傳統中,但自己作為第一個恰當地完成這項工作的人

也反對這個傳統。所以我們發現他一再深入挖掘人靈魂的本質,挖掘所有道德價值的本質,以

發現他政治提議的指導原則。少量則屬於通常的政治學,小範圍的改革和偶爾的妥協。

﹁昨天﹂是︽理想國︾為對話人提供的所有場景。蘇格拉底沒有說他正向誰複述昨晚的交

談,除了這個﹁昨天﹂,他也似乎忘了他是在向一個聽眾訴說。︵後來在第一卷他提到﹁這是

夏天﹂ [350d]
,如果他是談論前一天的事情,這麼說就很奇怪了。︶﹁昨天﹂沒有給出任何有
趣的上下文,最多只是確定,由於交談是最近發生的,蘇格拉底更有可能記住它。

﹁女神﹂,蘇格拉底去獻祭的女神,雅典﹁第一次﹂慶祝的節日,是色雷斯的月亮女神本
狄斯。

新神很少被引入古代的城邦,公共慶典被視為對城邦的神之崇拜和接受。眾神保護他們

選定的城邦,反過來所有城邦也要照應保護他們的神,尤其是不允許遵從異神:歡迎新神的代

價可能是失去舊神的保護。所以,在整個西元前五世紀,雅典只有兩次允許重要的新神進入神

殿。另外一次是阿斯克勒普,一個來自埃皮道倫的希臘英雄,他起初只是作為傳奇醫生被紀

念,而後被提升為醫神。到西元前四二 年
○雅典才完全承認他是神,而對他的崇拜在法律上得
以認可是在西元前四三 至
○前四二九年,雅典爆發瘟疫的年頭。
阿斯克勒普至少是希臘城邦本地的英雄;本狄斯則作為完全新奇的事物降臨雅典,並且是

希臘阿耳忒彌斯女神的競爭者。至少在整個西元前五世紀,沒有任何活動能及得上西元前四三

○雅典聯盟的頒布,所以本狄斯現在同屬傳統的神。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柏拉圖與《理想國》 40

如何解釋公共信仰的這次急劇轉變?三年前,一夥色雷斯人被允許在城牆上建造本狄斯的

神龕。同年,色雷斯王和雅典結盟。雅典人從伯羅奔尼撒戰爭開始就知道,勝利依賴於他們在

海軍上對斯巴達人的優勢。但是艦隊需要木材,而色雷斯擁有大量的木材;就這樣,經過幾年
的戰爭後,雅典提升了本狄斯的地位,甚至為她計畫公共的慶典。

如果對照西元前三九九年蘇格拉底的控告者指控他向雅典引入新神,那麼這個安排就變得

具有諷刺意味。第一次慶典不免會提醒柏拉圖的聽眾,城邦早已經引進了新的神靈,而且動機

不純。︵在︽斐多篇︾ 118a
,蘇格拉底告訴他的朋友們向阿斯克勒普獻祭。很難說提到這兩個
新神僅僅是出於巧合。︶對慶典的介紹部分也是為針對他的審判開脫。

這些涵義有多少是柏拉圖真正賦予︽理想國︾開篇這句話的?我們不必爭論這些細節,只

要認識到柏拉圖的︽理想國︾有著嚴謹的結構。尤其是在一些段落,由於一些模糊的說明和未

定義的術語,我們不得不重構討論。在柏拉圖手中,即使是無害的離題話也可能包含了一個重
要的前提或者對另一段的註解,記住這些是會有幫助的。

對話的輪廓

︽理想國︾的長度和複雜性會使它總結構變得模糊。讀者需要記住,︽理想國︾主要由

一個討論加一個前言和一個後記以及中間的一次離題構成。中心的討論是第二、三、四和第

八、九卷。第一卷是對問題的介紹,第十卷則幾乎是一個附記,詳細探討主要論題中的一個特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41 第一章 柏拉圖與《理想國》

別要點。︽理想國︾的這些部分即使沒有第五至七卷也已經有相當的意義,而第五至七卷是政
治學和形上學探討,對最嚴肅的讀者而言,它們構成了對話的核心。

中心討論的任務是回答兩個問題:﹁何謂正義?﹂﹁正義有益嗎?﹂英語用﹁ justice
﹂一
詞翻譯雖然不完善,但是抓住了希臘文 dikaiosun的
ē 兩個重要特徵:
這兩個詞首先都用作遵守法律的行為或者制度,尤其是當遵守法律意味著規則、可預測

這兩個詞都運用在表達人和人的關係境況中。它們是他向的,和勇敢這樣的可能不包括

性和無偏頗的時候。

1.

可以表示﹁準確地﹂,在印刷術中
just

到,哲學家們在將一些日常的詞用在哲學理論中時,如何重新發明了它們。

麼是正義。在這種情況下,﹁正義﹂一詞不能符合柏拉圖的用法倒有一個優勢,這使我們認識

太含混,並包含了不想要的意義。﹁公平﹂︵ fairness
︶則太無力太專門。而且,至少有一些
翻譯上的不確切是柏拉圖擴展和重新解釋希臘詞而造成的。柏拉圖從未認為我們已經知道了什

用﹁
﹂表示調整各行使長度相等。︶柏拉圖在

ē 使用了﹁正當﹂的涵義。雖然
justify
dikaiosun
﹁ justice
﹂沒有把握住這個弦外之音,但是它比起任何其他的單詞都適用。﹁正確﹂︵ right

西。︵英語只有在非道德語境中才具有這個意義:副詞

但是,雖然這些特徵窮盡了 justice
這個英文字的意義, dikaiosun的
ē 意義卻還超出了 justice
具有的﹁正當的﹂意思。作為道德術語,這個詞表示不要或者不拿超出一個人應當擁有的東

中都同樣有自然的使用。

其他人的品性相反,也和誠實這樣的品性不同,因為誠實這種品性在個人以及社會情境

2.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柏拉圖與《理想國》 42

1
2
3
4
8
9
5
6

前言:什麼是正義?它是有益的嗎?
討論:個人和城邦都揉合了一些潛在地相互衝突的力量:
城邦中的社會階層和人靈魂中的各個部分。對二者而言,
正義都在於這些勢力之間的和諧。但是,如果它們沒有達
到和諧的關係,結果就是不幸福;混亂越大,就越悲慘。
因此,正義是有益的。
離題:正義的城邦不同於現存的城邦,在於對待婦女、兒
童的方式以及統治階層的正當性。統治者將會是哲學家,
因為只有哲學才能對「相」自身的知識和什麼是善自身作
出說明。

7
10 後記:詩和不朽。

圖表一 《理想國》的輪廓

有了這個輪廓後,我們就可以像圖

表一所展示出的,來說明︽理想國︾中

的論述了。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 1995. 2003 Nickolas Pappas
All Rights Reserved.
Authorised translation from the English language edition published by Routledge, a member of
the Taylor & Francis Group.
Complex Chinese translation right © 2010 Wu-Nan Book Inc.
本書譯文由廣西師範大學授權使用

經典哲學名著導讀 004
1BZ9

柏拉圖與《理想國》
Routledge Philosophy GuideBook to Plato and the Republic
作者   尼可拉斯‧帕帕斯(Nickolas Pappas)
譯者   朱清華
發行人  楊榮川
總編輯  龐君豪
主編   盧宜穗
責任編輯 陳姿穎 吳如惠
封面設計 林仲屏 (SUKI.007)
出 版 者 五南圖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   106台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二段339號4樓
電話   (02)2705-5066
傳真   (02)2706-6100
劃撥帳號 01068953
戶名   五南圖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網址   http://www.wunan.com.tw
電子郵件 wunan@wunan.com.tw
法律顧問 元貞聯合法律事務所 張澤平律師
出版日期 2010年1月初版一刷
定  價 新臺幣330元

柏拉圖與《理想國》/尼可拉斯‧帕帕斯
(Nickolas Pappas)著;朱清華譯.— 初版. —
臺北市:五南,2010.01
 面; 公分.--(經典哲學名著導讀; 4)
 參考書目:面  含索引
 譯自:Routledge philosophy guidebook
to and the Republic
 ISBN 978-957-11-5819-8(平裝)
1.柏拉圖(Plato,427-347 B.C.)
2.政治思想
570.9401

98019260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Sign up to vote on this title
UsefulNot useful